講道重溫

日期 : 2020年3月22日
講道者 : 李耀強牧師
經文 : 撒母耳記上16:1-13,詩篇 23,以弗所書 5:8-14,約翰福音9:1-41
標題 : 難道我們也失明了嗎?
 

香港聖公會聖道堂

大齋期第四主日

(李耀強)

 

    期:22/03/2020

    目:難道我們也失明了嗎?

舊約經課:撒母耳記16:1-13

詩  篇:23

新約經課:以所書 5:8-14

褔音經課:約翰福音9:1-41

 

        已建構的思維,文化和習慣,對一個人做決定的影響是必然和深遠的,甚至審美的眼光或對藝術的評價,也會有既定的程式,要突破當中的框框並不容易,梵高,畢加索就是例子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撒母耳奉命為以色列膏立新王,以過去的經驗和當時文化的尺度,無容置疑,一位驍勇善戰,精壯高大,鶴立雞群的勇士是不二之選。可是,上帝卻揀選了一位個子不大,油頭粉臉的小子來做以色列王的繼承者,真是反高潮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一個天生就是盲的人被上帝醫治重見光明,實在是天大的喜訊;不過,要揀日子,要揀人才可以,所謂天時地利人和,更顯得上帝的恩典臨在人間。可是,上帝又反高潮,拿撒勒人(名不經傳的小鄉鎮)耶穌(平凡不過的名字)在安息日(不應該做大事或小事的日子)醫治一個天生就盲了的人,不是用隆重的儀式,竟是用唾沫和泥,加上用水洗掉,就能看見。上帝,太過份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如果說有圖有真相,現在擺在眼前的是個活生生的人,可以怎樣把真相變成虛假呢?拒絕,拒絕再拒絕,否認,否認再否認,打壓,打壓再打壓。人最怕之一是被打破常規,現代一點的語言是被拉出舒適區。習慣了為甚麼要改?可知道要用多少時間,才可以成為習慣?突破不是不好,但要付代價,對不起,不是付不起,乃是不想付。為甚麼?因為現在不是很好嗎?之前不是已經付了嗎?天天付,隔一段時間又要付,為甚麼要如此辛苦,不可以一勞永逸嗎?

 

        法利賽人問「難道我們也失明了嗎?」當然不是,只不過很久沒有清理「眼鏡」了。現在的環境,眼鏡框永遠貴過眼鏡片;當別人問「你換了眼鏡嗎?」這句話的含意是你換了眼鏡框。沒有人會聯想到你是否換了眼鏡片。理由很簡單,人只會在意眼鏡框的款式,那會被眼鏡片吸引。不過,眼鏡片和眼鏡框也有治療作用,眼鏡片是治療眼睛的失衡,眼鏡框是治療眼目虛榮的失衡。耶穌對他們說:「你們若是失明的,就沒有罪了;……」因為失明的人不用眼鏡,就算配戴都為了標旨自己是失明人士。眼鏡原是為了改善視力,卻成了潮流款式,人所花費的金錢大半用來滿足自己的虛榮慾念,失去了消減了原先的真正需要。

 

傳道者說「已有的事,後必再有;已行的事,後必再行。日光之下並無新事。」但人卻堅決守着某一時段的「舊事」,成為永恆的膜拜對象。參透了,醒悟了,世上確無新事;人卻在固步自封的山洞中守着腐朽的思維,拒絕真理的光照。一個天生就盲的人被上帝醫治後,瞬息變成被族群拒絕的無辜者,對比當初耶穌說「……而是要在他身上顯出上帝的作為來。……。」成了極大的落差。為甚麼?因為人成了上帝的絕對代言人,連上帝也不能拒絕,或做點新事。

 

病了的人需要醫生,健康的人又如何?健康的人也需要醫生,求問如何繼續保持健康,過去用的方法仍有效嗎?需要改變嗎?有些東西可能永遠都是對的,如做運動,食得健康,但真的可以千遍一律嗎?對信仰的理解和實踐,因着時代的轉變,思維的匯通,文化的發展等等,必然有所改動;但有些東西是千載不變的,就是祈禱上主,親近上主,默想主愛,誦唸聖言。如此,我們才可以有根有基地面對不同的時代,並不是適應時代,乃是與時代並行,讓時代發覺身旁是有信仰的,不要被時代所忽略或遺忘,甚至要成為時代的先知。

 

「難道我們也失明了嗎?」當然不是,只不過,我們不願意看見,不願意聽到,不願意觸及,那些我們不習慣的東西,就是我們自己製造的禁忌。

轉寄文章 列印文章
 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