甲年的消息

顯現期第五主日_馬太福音5.13-20

發佈日期: 2017年2月05日
 
馬太福音5:13-20 (甲年) 顯現期第五主日

  1. 馬太福音是眾多福音書最強調教導的一卷福音書,其中登山寶訓便是眾多教導中最長的一篇,耶穌講論的不僅是我們熟悉的「八福」(馬太福音5:1-12),更就某些具體的律法提出他的觀點(馬太福音5:13-7:27),而且把「聽道」與「行道」放在同一重要的位置上(馬太福音7:24-27)。耶穌清楚表明律法是每個人都能做和必須做的事,他以鹽和光作比喻說:「你們是世上的鹽……你們是世上的光」(13,14節)。這段說話值得注意的有兩點:

    一、耶穌說這話是用上現在時態(present tense)。他不是說你們「將來」要成為世上的鹽、世上的光,而是活著的每一刻,無論是過去、現在,或是將來,作為他門徒的都是世上的鹽、世上的光,這是恆久不變的。

    二、耶穌特別強調「你們」這個字。其實在希臘文的文法上,「是」(原文este)這個動詞已清楚包含了「你們」這個意思,但耶穌卻在「是」這個動詞前加上「你們」這個代名詞,明顯地是刻意強調每一位作為耶穌門徒的,「你們」都是世上的鹽、世上的光,這是整個信仰群體的共同使命。

  2. 鹽的作用主要是保鮮和調味,但也在祭祀上有它的功能(利未記2:13; 以西結書43:24)。然而鹽本身不能單獨發揮這些作用,它必須加在食物上,使食物溢出鮮活的味道,刺激人的口胃,也能增長食物的保鮮期。其實純淨的鹽不會變壞,失去味道,為何耶穌卻說:「鹽若失了味,怎能叫它再鹹呢?」(13節) 原因是當時的鹽多來自死海,那裏出產的鹽都摻雜了很多雜質,會使鹽慢慢失去味道,不能發揮鹽的功效,最後只會被「丟在外面,被人踐踏。」(13節) 這是當然的,誰會把「失了味」的鹽留下來,期望它再能回復原有的功能呢?其實「失了味」還有另一重意思,它的原文moranthe還可解作「變得愚昧」,足見耶穌的心思,以鹽作喻,教導門徒不可失去信仰的熱誠,否則跟愚昧人無異。另外,鹽雖然細小,每次用上的份量也不會太多,但卻能發揮調和味道及保鮮的功效。對於當前仍然弱小的信徒群體,這個比喻不正好給他們認識到一份道理,就是縱使他們渺小脆弱,但在上帝眼中,他們的見證是沒有不被重視的,只要保持信仰的熱誠,不「失了味」,仍能為上帝在世上發揮鹽的功效。

  3. 當耶穌說:「你們是世上的光。」沒有門徒不會不曉得這個意思,因為這是在先知傳統裏一個重要的信息(以賽亞書2:5),叫每個以色列人都知道上帝呼召他們,是要他們「作外邦人的光」,為上帝施行他的救恩(以賽亞書42:6; 49:6)。所以保羅也這樣說:「你稱為猶太人……又深信自己是給瞎子領路的,是黑暗中人的光。」(羅馬書2:17-19) 因此「你們是世上的光」本身就是一份從上帝而來的呼召,是信徒在世時應當履行的使命,是不應,也不能逃避的職事,所以耶穌說:「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。」(14節) 試問建在山上的耶路撒冷城,誰會不知曉它的存在呢?同樣沒有人把燈放在斗底下。斗是當時一種計糧的容器,燈若被斗蓋上,便會熄滅,再不能放光。光的目的是照亮,只有放在燈臺上,光才能發揮照亮的目的。耶穌以光和鹽比喻信徒的「好行為」(good works);特別光是黑暗中的明燈,縱使微弱,但在黑暗的環境裏,光就特別顯出它的重要,發揮照亮的作用,導人走在光明中,朝向上帝。耶穌沒有在這裏說明甚麼是好行為,但在大審判的比喻裏卻提供了下列的例子:「我餓了,你們給我吃,渴了,你們給我喝;我作客旅,你們留我住;我赤身露體,你們給我穿;我病了、你們看顧我;我在監裏,你們來看我。」(馬太福音25:35-36) 這些都是不難做到的事,卻常常被人忽視,然而耶穌卻認為這些「好行為」最能表達信徒是世上的光,最能叫人看見,便「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。」(16節)

  4. 耶穌對律法把持著甚麼態度呢?就在他說上這句話便可看出端倪:「律法的一點一畫也不能廢去,都要成全。」所謂「一點」其實是希伯來文字母的yod,譯作希臘文便是iota這個字母(即英文字母「i」),因字形細小,行文時常被省略。而「一畫」可能是希伯來文字母的waw,同樣行文時常被省略。它也可能是用作裝飾某些字母的小點,也是可有可無的。總的來說,「一點一畫」帶有微不足道的意思,然而這些都不能廢去,倒要成全。這樣看來,耶穌對律法的態度該是嚴謹的,縱使有些律法看來微不足道,在耶穌眼裏,仍是有其存在的理由。但耶穌絕對不是「律法主義」者,只會斟酌字面而忘其字義及其精髓,這在5:21-7:27耶穌具體列出的例子及其中的講論,可以清楚認識到這一點(見下主日經文淺釋)。律法的精神在於人是否願意履行律法的要求,並且在履行時是否深明其精神之所在。猶太人是以行律法來表明自己的義,而不是以自己能行律法去判斷別人的義,這是耶穌常常批評文士和法利賽人的原因,因為他們常以自己作為標準去論斷別人是否行出他們自以為是的義。基督徒文學家魯益師(C.S. Lewis)有一段說話,也許可以解釋到文士和法利賽人的通病,就是今天的基督徒也會犯上,叫人不得不提防。他這樣說:「某類型的惡人有一種特色,他若要放棄某件事物,必會先要求人人也同樣放棄。這並不是基督徒的作風。基督徒個人也許覺得,為了某一特殊的理由而放棄各式各類的事物──例如婚姻、肉食、啤酒或電影──是合宜的;然而,一旦他開始批評這些事物本身是敗壞的,並且鄙視那些樂在其中的人,他就步入歧途了。」

    作者:林振偉 2/2017
 
轉寄文章 列印文章
 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