甲年的消息

復活期第四主日_約翰福音10.1-10

發佈日期: 2017年5月07日
 
約翰福音10:1-10 (甲年) 復活期第四主日
  1. 耶穌是好牧人,這是眾所周知的,但「好」在那裏呢?整個約翰福音第十章的前半部,都環繞著這個主題,而對象不是他的門徒,而是法利賽人。他們正與耶穌為一位生來就失明,後來被耶穌治好的人,進行了一場辯論:誰是真正失明的人?耶穌告訴他們:「我為審判到這世上來,使不能看見的看見,看見的反而失明。」他們就反駁說:「難道我們也失明了嗎?」(約翰福音9:39-41) 就是在這背景下,耶穌用了「好牧人」作比喻 (parable),告訴他們:「你們的罪還在。」(約翰福音9:41)

    所謂「好」是相對於「不好」、「不稱職」,甚至「壞心腸」。其實對於當時的猶太人,他們不會不明白這個比喻,因為早在舊約時代,已有先知以「好牧人」作比喻,斥責那些不顧群羊生死的假先知和假祭司。最著名的一篇見於以西結書34:1-6:「主耶和華如此說:禍哉!以色列的牧人只知牧養自己。牧人豈不當牧養群羊嗎?你們吃肥油、穿羊毛、宰殺肥羊,卻不牧養群羊。瘦弱的,你們不調養;有病的,你們不醫治;受傷的,你們未包紮;被逐的,你們不去領回;失喪的,你們不尋找;卻用暴力嚴嚴地轄制牠們。牠們因無牧人就分散;既分散,就成為一切野獸的食物。我的羊流落眾山之間和各高岡上,分散在全地,無人去尋,無人去找。」

    上帝見到這樣的光景,就起了憐憫的心,他要作好牧人,為好牧人立下了榜樣:「主耶和華如此說:看哪,我必親自尋找我的羊,將牠們尋見……我要在肥美的草場牧養牠們。牠們的圈必在以色列高處的山上,牠們必躺臥在佳美的圈內,在以色列山肥美的草場上吃草。我要親自牧養我的群羊,使牠們得以躺臥。這是主耶和華說的。失喪的,我必尋找;被逐的,我必領回;受傷的,我必包紮;有病的,我必醫治;只是肥的壯的,我要除滅;我必秉公牧養牠們。」(以西結書34:11-16) 就是在這樣的教導下,耶穌用上「好牧人」的比喻,諷喻這些法利賽人為「盜賊」,因為「盜賊來,無非要偷竊,殺害,毀壞。」(10節上) 這正是他們罪之所在。

  2. 耶穌以「好牧人」比喻自己,而「好」就在於以下三點:

    一、好牧人必定認識他的羊,能夠「按著名叫自己的羊,把羊領出來」(3節)。耶穌的時代,牧羊是主要的經濟活動,以牧羊為業的人,會彼此照應,雖然各有各的羊圈,但大家的羊總有機會在同一塊草原上吃草,又在同一處溪水旁飲水。到了該返回羊圈的時分,他們便會以各自獨特的聲音呼喚他們的羊,而羊因為出於不能保護自己的特性,對牧羊人的聲音特別靈敏,即使同時有幾個牧羊人叫喊,牠們都能分辨出他們的聲音來,然後各自回到他們的主人身邊。這解釋了為何耶穌說:「羊也聽他的聲音」(3節)。

    其實「按著名叫自己的羊」的深層意義,是指好牧人能做到關心每一隻羊。對於猶太人,起名字是有其神學意義,始於上帝的創造,表示一種關係的建立。那時,「耶和華上帝用泥土造了野地各樣的走獸和天空各樣的飛鳥,都帶到那人面前,看他叫甚麼。那人怎樣叫各樣的動物,那就是牠的名字。那人就給一切牲畜、天空的飛鳥和野地各樣的走獸都起了名。」 (創世記2:19-20)這是讓每樣活物都有一個存在的身份,而身份本身就是尊嚴之所在。父母會為自己的子女起名字,從此他們的關係不能斷絕。我們也會為家中的寵物起名字。當主人叫出牠的名字,牠必聽主人的,因為牠認識牠的主人,信靠牠的主人。另外一個經典例子是發生在抹大拉的馬利亞身上。在復活當天,耶穌向她顯現,並跟她說話,她卻認不出耶穌來。耶穌就叫她的名字:「馬利亞。」她聽見了,就立刻知道這位跟她說話的人就是耶穌。(約翰福音20:11-16)

    二、好牧人必會將最好的餵養他的羊。真正關心羊的牧人,必定經常放羊去,把羊領出羊圈外。日間,牧羊人會領牠們到外邊的青草地,溪水旁,使他們得吃翠嫩的青草,得飲清甜的溪水。晚間,便會呼喚牠們返回羊圈內,但羊圈內所吃的草,只能是往年儲存下來的乾草,既缺水份和營養,又沒有味道,只能養活,不能令羊健康生長。所以好牧人不能懶惰,必須每天領他的羊到外邊吃嫩草,飲清涼的水。耶穌說:「我來了,是要羊得生命,並且得的更豐盛。」所指的就是這個(10節)。「豐盛」原文perisson有「多於其所需」的意思,表示上帝賜給人的恩典必多於人所需要的。然而「豐盛」不一定在物質上,不是指一雙手可以拿到的東西,而是人的心靈是否得飽足。

    三、好牧人必定保護他的羊免受生命的威脅。生命之所以豐盛還需要一個條件,就是生命的安全得到最穩妥的保障,不受外來危險的威脅。耶穌說的:「我是羊的門」就是這個意思(7節)。羊的其中一個特性就是牠們十分容易受驚,因為牠們完全沒有自我保護的能力,必須倚靠牧羊人的保護。羊圈的作用就是保護羊免受外邊野獸的侵襲,而羊出入羊圈就必須通過一道門。日間,牧羊人會領羊從這道門到外邊放羊去。晚間,他又會領他們從這道門返回羊圈內,然而他不會離開羊圈。他會在門前擺放一張床,睡在上面,既作為休息的地方,又為羊作守護者,不讓外邊的野獸有機可乘,進襲羊圈內的羊,但這也可能使牧羊人成為野獸的獵物,為保護羊而付上生命的代價。因此一位好牧人必須能夠同時扮演兩個角色,一是餵養者,領羊出入羊圈,到青草地,溪水旁,使羊得飽足;二是護衛者,不怕危險,為著羊的生命不受威脅,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,每晚守著羊的門,使羊圈內的羊得平安。

    耶穌說他是好牧人,因為他具備了這些質素,做到了他所應許的:「凡從我進來的,必得安全,並且可進出,找到草吃。」(9節)
作者:林振偉 5/2017
 
轉寄文章 列印文章
 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