甲年的消息

聖靈降臨期07.03-07.09之主日_馬太福音11.16-19, 25-30

發佈日期: 2017年7月05日
 
馬太福音11:16-19, 25-30 (甲年) 聖靈降臨期七月三日至九日之主日
  1. 耶穌在眾人面前,稱讚施洗約翰:「凡女子所生的,沒有一個比施洗約翰大。」(11節) 又勸導他們:「眾先知和律法,直到約翰為止,都說了預言。如果你們願意接受,這人就是那要來的以利亞。有耳的,就應當聽!」(13-15節) 然而耶穌知道現實的境況卻不如施洗約翰,甚至他自己所期望的。施洗約翰來,為要預備人的心迎接基督,但如今耶穌來了,卻未見人的心真的已經預備好了。此刻,耶穌有感而發,為這世代打脈,說出了當今世代的荒謬。吹笛和跳舞原為婚禮而準備,但今天只聞笛聲,卻沒有人起舞。哀歌和捶胸是在喪禮中對死者及其家人一份哀傷的表達,如今聽到有人唱起哀歌,卻沒有感到要為死去的人而悲傷。這些現象的背後,就是人的心出了問題。施洗約翰和耶穌出來傳道,兩者同樣關心天國的事,但傳道方式卻有不同。施洗約翰不吃不喝,傳悔改的福音,但眾人都以為他被鬼附着,把他當成宗教狂熱份子。耶穌傳道,與眾人共餐,又吃又喝,卻被人說他「貪食好酒」,意思就是放縱叛逆(申命記21:20),甚至指控他是「稅吏和罪人的朋友。」(19節) 這一切其實都表明了他們根本就不會接受施洗約翰和耶穌的教導,因為他們一直以來都以真理的維護者自居,認為自己才擁有真理,跟他們不同的就是錯。試問這樣的人怎會想過有需要改變自己呢?

    其實選擇悔改,就是選擇一種新的生活方式。信仰是有要求的(faith is demanding),它要求人改變自己,好像耶穌的登山寶訓(馬太福音5-7章),每個教導都是一份智慧和挑戰,叫人嘗試以新的角度和觀點重新認識上帝和他的旨意,不要再停留在「知」的層面上,還需要結果子來。

  2. 耶穌出來傳道從來就不是那麼順利,連施洗約翰也有疑惑(2-3節),許多人即使見過耶穌行神蹟,也不肯悔改(20-24節)。這時候耶穌竟然為此感謝天父(26節),因為天父使他認識到其中的奧秘:不要以為「聰明智慧的人」就必然接受他和他的教訓,反而「嬰孩」才得到真正的福份。當時的宗教領袖,如法利賽人和文士等,在一般人眼中都是「聰明智慧的人」。可是他們滿以為擁有律法的知識和顯赫的社會地位,便以「自己」作為衡量一切事物的標準。而耶穌所指的「嬰孩」,都是社會地位低微、不受重視,和沒有學問的普通人,對律法一知半解。他們因為知道自己的不足,反而懂得謙卑,願意虛心學習,沒有先入為主的陋習,對耶穌的教導趨之若鶩,願意敞開心靈,接受基督的亮光。其實使徒保羅也說過類似的話:「上帝揀選了世上愚拙的,為了使有智慧的羞愧;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,為了使強壯的羞愧。」(哥林多前書1:27-28) 這就是耶穌說的:「父啊,是的,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。」(26節) 耶穌的「失敗」告訴了世人一個千古不變的道理:「一切都是我父交給我的」(27節)。這是說:任何事情的起始和終結,總有上帝的旨意在其中,人以為可以靠財富、知識和能力去掌握和擺佈一切,最終還是失敗的。

  3. 父與子是沒有隱藏的事。耶穌稱上帝為「父,天地的主」(25節),不是出於書本的知識,或憑藉甚麼屬靈的智慧,而是因為他是「子」的身份,有著「父」與「子」親密的關係。因此,耶穌作為「子」就知道「父」所交給他的事,亦只有他才會完全明白天父的心意(27節)。所以人要認識天父的旨意,就只有靠耶穌。這番話對於「聰明智慧的人」是不可理喻的,因為他們根本不願意接受耶穌是「子」這個身份,反倒認為這是對上帝的褻瀆,他們最後決定要把耶穌置於死地,也是出於這個原因(馬太福音26:63-66)。

  4. 猶太人認為最能榮耀上帝的工作(擔子,labour),就是忠實履行上帝的律法,耶穌也認同律法有其重要地位(馬太福音5:17-19),但為何竟變成了他們的「重擔」(28節)?「軛」是放在耕牛頸項上的一塊木頭,看似一根擔子,卻能使耕牛善用身體的氣力鋤地,開墾耕地。對於以色列人,它可以象徵壓抑(以賽亞書9:4; 58:6),也可表示甘願以遵守律法的方式來事奉上帝,其意義是好的(耶利米哀歌3:27)。《次經》便西拉智訓51:26-27也這樣說過:「你們要伸着頸項來負軛,願你們的靈魂接受教誨,就在附近,可以得着。你們眼見了我受了些微勞苦(labour),我自己卻得了不少的安歇(rest)。」這樣看來,為律法而勞苦在本意上是好的,只是後來被闡釋律法的人,特別是文士和法利賽人,將律法弄得支離破碎,失去了本有的精神和原貌,最後變成擔負不起的擔子,使人常常感到有負上帝的期望,在身、心、靈魂上都覺得對上帝有所虧欠,把敬畏上帝都變成了畏懼上帝。更令人沮喪的是這些文士和法利賽人只把「難挑的重擔捆起來,擱在人的肩上,但自己一個指頭也不肯動。」(馬太福音23:4) 耶穌責備他們假冒為善,也是出自這個原因。

    其實勞苦不一定是負面的,耶穌從未說過要人逃避勞苦。「軛」總要背負的,然而這個從耶穌而來交給我們的軛是容易的,也是輕省的(30節)。「輕省」原文是chrestos,有「可掌握」的意思(manageable),因此不會令人感到威脅和難受。耶穌的軛是容易的,是輕省的,全都因為耶穌心裏「柔和謙卑」。柔和與謙卑是互為一的,是一種對人處事的態度。正因為耶穌心裏柔和謙卑,所以他知道人的剛強和軟弱是甚麼的一回事,明白到人可以承擔的,和難以承擔的會是甚麼的一回事。同時,柔和與謙卑也表達人內心對上帝的嚮往,從而願意順服在上帝和他的旨意下,這樣的人,上帝那會不獎賞呢?耶穌論八福時就這樣說過:「謙和(謙卑)的人有福了!因為他們必承受土地。」(馬太福音5:5) 要能負耶穌的軛,就必須學效耶穌,像他一樣心裏柔和謙卑。
作者:林振偉 7/2017
 
轉寄文章 列印文章
 
返回